ダイヤのように輝くあなた

近期預計將文章移轉至A/O/3並刪除此區。

七夕(降→澤)短文

背景設定大概是高二的夏天吧。
兩個人沒在交往,降谷可能也還不知道自己對澤村的感情。

因為很想睡所以寫的很適當…(NO


寫文BGM:島谷瞳的男歌專輯
(偷偷說我真的好喜歡村下孝藏唱的初戀啊TT)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吶,短冊上寫了什麼?」
像是不經意的,降谷丟出了一顆球,話說出的語氣卻輕的跟他使出的力道大相庭徑。

「什麼?」澤村被降谷突然加速的球弄得猝不及防,他下意識的閃開,冒出一身冷汗:「嗚喔!降谷你不要突然投這種球好不好!」

「…我寫了,『希望這三年都是青道的王牌。』」降谷自顧自的說著,完全沒理會那恨得牙癢癢卻又只能投出威嚇效果趨近於零的變化球的對方,當然這是對現在的降谷而言。畢竟他們現在只是在傳接球作小暖身,並不是在打席上一決勝負。

「你才沒有三年呢!第一個學期明明就不是王牌!」
「啊,真的…」
對啊你看你對丹波學長多失禮啊!……

兩個人又拌嘴(如果降谷那間隔很久才一句的回應有算進去的話)了一陣子。
球在他們的手套之間發出乾淨的聲音,在偌大的操場裡,迴響。

「…換你了。」「什麼?」「短冊。」
本來想再問『短冊什麼』的澤村,看到降谷那雙似乎含有什麼期盼的眼神,也不知為何,就突然明白降谷是在問他今天經理發給他們的短冊上自己寫些什麼東西。

「我寫的東西就跟你差不多啊,」澤村搔了搔頭,「就『希望讓我成為隊上王牌!』」也沒什麼能說的吧…大家都知道,降谷跟澤村爭奪了這個王牌位置很久了,雖然目前還是降谷的背號,但澤村總是在旁虎視眈眈。

「……沒有別的了嗎。」「還有什麼別的啊?一次只能寫一個願望吧!」
當澤村這樣說,降谷的眼神很明顯的閃爍了一下,因為實在太明顯了,就連遲鈍的澤村也發現了,於是他嘿嘿一笑。

「我說降谷君~你該不會還寫了其他東西吧?齁齁齁,太貪心的話天上的彥星跟織姬(註:牛郎與織女)可不會幫你實現願望喔!」
「但是又沒有規定,一個人只能許一個願…」「雖然沒有,但是一個人如果可以一次實現很多願望不是很不公平嗎?而且全部都實現的話,下次七夕的時候就不知道要許什麼願了啊!」
雖然好像哪裡不太對…降谷歪著頭想了一會,覺得澤村說得確實有點道理。

「那要怎麼辦?」他擔心的問,要是弄巧成拙,連個願望都沒實現就不好了。
「很簡單啊!就回去把短冊拿下來塗掉不要的願望就好了!」
其實澤村也沒有真正的知識,只不過是小時候因為貪心的把好幾個想要捉的甲蟲名字一股腦寫到短冊上,被爺爺看到打了一巴掌,要他塗掉重寫,澤村才有了這樣的觀念。

「塗掉…」「喔!因為沒有新的短冊,所以塗掉應該可以吧!」
看降谷一臉猶豫不決的模樣,抱著好人做到底的信念,澤村說:「不知道要塗掉哪個願望的話,我可以跟你一起回去幫你看啊!」
不知道為什麼,聽見這句話,降谷的雙眼先是微微睜大,然後臉頰悄悄地透出了些許赧紅,不過在沒有全開的夜間照明下,澤村並沒有察覺。

「…我自己去就好。」
「欸?沒問題嗎?你已經想好了?」
「嗯。」
「那你除了剛剛說的,還許了什麼願望啊?」
「…不告訴你。」
「什麼啊!難得我親切的想幫你呢!……」
 
反正,只要一直都是王牌的話,你就會一直看著我了對吧。




食堂的大門旁,碧綠色的七夕竹上掛滿了各色的短冊,隨著夏夜的涼風飄舞。
其中一張淡藍色的短冊被吹翻了過來,上面寫著小小的一行字。
 


『君が僕だけを見つめてるように』
(希望你只注視我一人)

(完)

评论(4)
热度(88)